皮尔·卡丹“一女二嫁”上海中服发出最后通牒

昨天,上海中服首次公开指责说,作为世界名人和商业巨头的卡丹先生“有悖基本商业道德”。上海中服法务部负责人姚钰铭律师告诉CBN记者,“我们已经给皮尔·卡丹发函了,如果收购还这么含糊的话,我们只能采取实质性的行动了。

今年8月份,上海中服董事长陈良还沉浸在喜悦的情绪里,在和皮尔·卡丹度过了漫长的半年洽谈期后,终于有了个说法,“上海中服和皮尔·卡丹签订了关于整体收购的框架性协议,双方在大前提上目标一致。”姚钰铭律师表示。

8月底,上海中服公开宣布,他们的收购行为已先后获得了上海市商务委、国家发改委的批文。

但事情很快急转直下,上海中服得到消息,9月中旬皮尔·卡丹已经将皮具等部分商标转让给了国内另一家企业,皮尔·卡丹先生已与一家温州企业签署了商标转让协议。

这家企业就是孙小飞所掌管的卡丹路集团。据上海中服透露,皮尔·卡丹与孙小飞协议约定的商标转让总金额为3700万欧元,更令上海中服震惊的是,皮尔·卡丹已于9月收到3330万欧元,其中一笔600万欧元甚至早在5月就已交接。

“这显然违背了上海中服与卡丹先生达成的整体收购共识。”陈良告诉CBN记者,这是不能接受的,“退一万步讲,如果到最后,要和别人一起收购皮尔·卡丹,那也还是不能接受的。”

更没想到的是,孙小飞和上海中服的态度如出一辙般强硬,“和皮尔·卡丹的协议已经签订,而且部分款项也已经支付,不可能变卦。”如果最终结果不是那么理想,孙小飞对CBN记者表示,“我们会对皮尔·卡丹提起诉讼,走法律途径取回商标管理权。”

这场看起来不只单方的官司,上海中服表示要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,“上海中服是国家发改委唯一批复同意的收购方,其他企业与皮尔·卡丹先生的交易将不被中国政府各主管部门认可。”上海中服相关人士表示。

“如果是这样,卡丹涉嫌利用国内企业对皮尔·卡丹商标的感情,挑动竞争,谋取不当利益。”上海中服表示,如果接下来没有得到卡丹先生的回应,上海中服表示要组织律师团提起诉讼等,以追究卡丹先生的法律责任,撤销不正当交易。

孙小飞是卡丹路集团的掌管人,意大利都彭服饰商标持有人,鳄鱼恤皮鞋、皮具的国内总代理。和他一起出手收购的,还有其他三个温州人,“他们四个,基本代表了在广东发展最好的一拨温州人,也是温州人中实力属于一线的商人。”业内人士表示,所有收购人的实力不容小觑。

上海中服母公司为中国服装(000902.SZ),中国服装的母公司则是央企中国恒天集团,资金实力同样不容小觑。

在资金背后,还有双方暗流涌动的斗争。据了解,此前孙小飞曾和上海中服的陈良在4月份皮尔·卡丹的一个推介会上相遇,“当时有来自香港的,台湾的,还有孙小飞和我们,一共四批想收购的商人,当时一听报价,从台湾来的一批人扭头就走。”陈良表示,四批人各自带了将近10个人去,所以现场很拥挤,当时也没想过去认识孙小飞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孙小飞之所以打动皮尔·卡丹先生,和他曾递交的一份关于重振皮尔·卡丹品牌的报告有关,孙小飞和他的同伴一起做了一份非常详尽的调查,这份报告深深打动了皮尔·卡丹先生。

唯一显得蹊跷的是,之前孙小飞一直宣称也是要整体收购皮尔·卡丹,事隔两个月之后,整体收购变成了皮具类的收购。

发表回复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

*
*
You may use these <abbr title="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">HTML</abbr>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