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丽颖《幸福到万家》大结局全员洗白?他却成最大恶人

现实主义题材农村剧《幸福到万家》自开播以来,便话题不断,多次登上热搜,火爆程度毋庸置疑。

作为一部偏主旋律题材的电视剧,它一开播就因婚闹引发众怒,也因此女主角何幸福坚决要为妹妹幸运讨回公道,由此引发了一系列后续剧情。

这部根据小说《秋菊传奇》(电影版是《秋菊打官司》)改编而成的作品,不止聚焦于呈现普通人与权力对抗的艰难过程和女性生存困境,相比故事,主创还着重于刻画了一个个鲜活立体的角色。

不少观众吐槽整部剧几乎全员皆恶人,尤其是男性角色,让人恨得牙痒痒,甚至不少网友发帖征集大伙意见,来投票选出谁是本剧中最恶的人。

欢迎进入“凤凰网指数-影剧综榜单”小程序,搜索“幸福到万家”并发表你的看法。

若从上帝视角来看,本剧的人物可分以下三类,一种为赤裸裸的坏;一类是看起来不露声色,像个好人,但实则伪善;还一类是本性不坏,我们肯接纳人性的瑕瑜互见,但其言行举止就是令人讨厌。

要说全剧第一大恶人,非万传家莫属,仗着自己的爹是万家庄书记,又是万氏集团董事长,自己是总经理,父子俩位高权重,便作威作福,嚣张跋扈,成了村霸。

故事开篇就是一场婚闹,万传家见幸福的妹妹幸运年轻貌美,心生歹意,借着闹婚礼的由头,把幸运强行推搡到屋里,对人家女孩上下其手,猥亵人家并撕烂了人家衣服。

被何幸福用凳子砸了之后,并没有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,而是以各种理由找何幸福的麻烦。

比如征地事件,村里盖保健品工厂,需要配套在山下建设一个污水处理厂,最后选中了王家的土地,而何幸福和王庆来刚投资了十几万,在地上盖好了有机蔬菜大棚,却面临要被征地的情况。

然后是事发突然,幸福两口子面临赔付合同违约金六万,万传家拒绝赔付,最后还带着人把王家的大棚给铲了,王家爸爸被他气到吐血。

最可恶的是万传家为了让妹妹传美能上大学,当年让传美顶替了王家小女儿王秀玉的名额,十年后事情败露,他试图用金钱和前景解决问题,将冒名顶替的罪行合理化成一桩光明正大且双赢的利益交换。

他为数不多还能被称作“人”的行为体现,也就是心疼妹妹,将顶替上学的责任全扛了下来。

这个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,外表光鲜亮丽,实际上是典型老油条一枚,唯利是图,见风使舵,毫无底线。

在何幸运准备起诉万传家猥亵自己时,韩主任不仅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和满肚子坏水,让万传家聘请自己成为法律顾问,达成自己的目的,还游说何幸运撤诉。

除此,韩主任这个人还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,自己已婚有娃,还公然让幸运当自己的情人,将潜规则进行到底,没得逞后,他便心生恨意,人性龌龊不堪。

某天,一位年迈体弱的老太太,苦苦哀求他替自己伸张正义,但韩主任视若罔闻,拂袖而去。

在得知老太太的真实身份不一般后,态度立马来个180度大转弯,十足势利小人。

作为剧里的大反派角色,这二位同流合污,沆瀣一气的行为,令观众从剧作开播一直讨伐到结尾,也是由于演员演技传神,才能让人物成功出圈。

剧里还有这样几个角色,看似不错,但做的事足够令人唾弃,比起万传家那种表现在明面上的,骨子里的坏,他们的“坏”藏在平淡如水的生活中,随着环境的改变而滋生,并不断显现出来,比如王庆志。

可能在有的观众眼中,王庆志还是个不错的人,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,走出农村,并因为优秀而进入体制内工作,还找了高干的女儿,极大程度对她百依百顺。但随着剧集播出,有观众对他的看法发生了转变,认为若透过现象看本质,王庆志的所作所为处处透露着心机,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

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征地事件,老王家受了万传家的欺负,按理说懂法又有文化的王庆志应该为家里讨回公道,可他害怕得罪万传家,就是不出头。

直到大哥两口子拿到了40万补偿款,王庆志带着女朋友出现了,跟父母说了要在城里买房的事情,直接拿走35万。

大哥王庆来牺牲自己供弟弟上大学,进城后想让庆志找他老丈人介绍工作,王庆志嘴上答应得好好的,骗哥哥说已经跟老丈人说了,但实际他并没有。若是因为觉得这样做会让女友妈妈更看不上自己,他直接和哥哥说实话便是了,骗人这一点,让很多观众直言难以接受。

婚闹当天,幸运被人关房里,庆志是第一个察觉到的人,可他并没有努力去制止,而是转头去找哥哥。由于婚闹事件,妹妹工作被辞,他也是找大哥出头,明显是找人背锅,不想引火上身。

和未婚妻亚妮准备结婚,老丈人询问俩人意见,他直接拐到亚妮那,说是都听她的,实则是因为亚妮的决定,都是对他有利的。

亚妮妈妈希望房产证加上亚妮的名字,庆志说听亚妮的,因为亚妮说不加;办不办婚礼他也听亚妮的,因为亚妮说不办;但是亚妮想要两万的窗帘,他就不行喽,要六千的。

所以你看,他买房首付35万是哥哥嫂子妹妹爹妈的,房子的装修和车子是未婚妻亚妮家出的,只要对自己有利的就听,损害自己利益的就反对。

网友直接评价他称:“装傻第一,男白莲花,比渣男可怕多了”“这部剧应该叫男配的躺赢日常”。

除了王庆志,幸福的妹妹幸运经历了一系列事情后,在剧作后半段也愈发变得令人不耻。

她原生家庭条件一般,靠自己努力考上大学,却被万传家欺负,到这观众对这个角色还是深表同情的。

可很快她就变得利欲熏心,为了钱开始毫无底线,自与万传家和解开始,她感受到了金钱的魅力,有点钱有点股份就开始暴露内心的虚荣,打扮精致,贷款买车,贿赂客户,看不起姐姐,不再是以前那个质朴女孩。

而且最令人失望的是,她因为给万家集团当律师,就不肯借钱给姐姐幸福,帮其回老家开客栈,美其名曰怕姐姐和万家产生矛盾,可当年幸福为了供她读大学,自己早早辍学,没成想供出了一个白眼狼。

何幸运还和韩主任同流合污,违背良心赚钱,最可怕的是,明知万传家干出了顶替秀玉上大学的名额,让自己妹妹去上大学的违法事件,她居然还能违背做人底线,为了钱要为其辩护,拟定和解书,气得幸福扇了她一耳光。

何幸运自己也曾是个受害者,却让秀玉跟曾经的自己一样选择认命,息事宁人,她本质上和王庆志一样,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去伤害他人的人。

何幸运与王庆志来到大城市,迷失在所谓的追求里,迷失在所谓的无可奈何中,迷失在高高垒起的红酒杯里,让自己活成了曾经最讨厌的那类人。

我们说的第三类恶人其实本应该不是“被讨厌”的角色,但他们的存在却滋生助长了罪恶的发生,比如村支书万善堂。

万善堂为人思想觉悟高,能力强,当年万善堂带领整个村创业,进山采石头,建了建材厂,从此摆脱穷困,全村人在他的带领下发家致富,万家庄能成为纳税大户,万善堂功不可没,全村人视他为神祇般存在。

但也因此让万善堂成为绝对的权威与核心,权力高度集中,养成了他固步自封、独权专制的性格,以至于“人治”管理思想上,出现了严重问题,尤其是对待自己的子女上,到了溺爱程度。

儿子婚闹篓子捅大了,他对儿子也只是口头警告,包庇犯罪事实,最后发布了一纸公告严禁婚闹了事。

可别小瞧了这一纸公告,背后折射的可是绝对控制权,当领导的个人权威演变成名副其实的绝对权力,必定会因一言堂引发祸端。

万善堂这个人在官场商场呆久了,为人也是圆滑世故,当何幸福有理有据地找他索要征地赔偿时,万善堂虚与委蛇,用公事公办的口吻打发他们去找万传家,摆了一副官架子。

而且为了自己不争气的儿女,他一生清白尽毁,可他首先想到的还是用金钱权力,私下和解。

但好在大结局时,万家保健厂的污染风波让他良心发现,万传家失责,在得知污水处理厂偷着排放污水后,又加以隐瞒,罪行曝光后,万善堂没有选择包庇,而是遵循良知,亲手把万传家送进监狱,也是他人生高光时刻的体现。

除了万善堂,剧里最被观众讨厌的角色还有何幸福的老公王庆来,充分将窝囊的气质诠释得淋漓尽致,惹得演员本人都直在社交平台叫屈“多年硬汉无人知,一次窝囊天下闻。所有角色滤镜逐渐失效,也不知该笑还是该笑………… ”。

万传家闹婚他的小姨子,王庆来惧怕万家的势力,不但不给小姨子撑腰,还反复逼迫幸福去给万家道歉,甚至和幸福赌气把她扔在娘家,路上幸福给他打了无数电话,他都拒接。

这样一个窝里横的男人,在面对征地赔偿时,也是让自己老婆出头,书记答应私下赔偿后,王家马上决定不打官司了,幸福想据理力争,也被丈夫赶紧劝退,正是这种软弱无能的表现,才助长了恶人为非作歹之风。

而且王庆来由于工作失责,导致律所损失两百万的大单,事态发酵后,他自己不仅没想着如何弥补错误,而是留个字条就走了。

后期自己事业上发展和幸福不同频,大男子主义、自卑心理作祟,还怀疑幸福和关涛的关系,又是PUA老婆,又是闹离婚。

也难怪前几天“何幸福什么时候离婚”的词条频上热搜,大家都更希望关涛和幸福成为一对。

不过日子毕竟是人家小两口过,幸福图他不抽不赌,人老实能干,一句话点破婚姻是需要经营与隐忍的本质同时,也展现了女性即使意识觉醒,也仍面临着婚姻困境。

《幸福到万家》今晚就要大结局,整部剧并不能算完美,却展现了新时代农村对城市的思想抵抗,以及随着时代的进步,女性对命运有自己的思索这一现状。

主创以历史的共情力,深刻地体察了新农村女性的命运,同时也为这个时代的女性指出了问题症结所在,也希望今后能多出现这样题材的作品吧,国产剧类型更多元化,市场才会更有希望。

发表回复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

*
*
You may use these <abbr title="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">HTML</abbr>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